我是一个高校教师,由于工作上的需要, 系里要求像我这样年轻的老师都要考研。 为了能够高效率地复习,我一般都到教室看书, 故事因此而开始。 一天,我到二阶找了个位置坐下,比我先来的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。 我们知道,当你走进教室的时候,总有部分人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抬头来看看你, 这很正常。 但这个女生却是从我的正前方扭过头来看我, 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所以就对她多了一分留意。 我看到她的桌面上放的考研的书,于是我用笔敲了敲她的椅子, 问她: “同学 你在复习考研吗?” 她回过头来说: “是啊, 是啊。 你在考研吗?”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拿出陈文灯的复习指导书给她看了一下, 然后说: “你政治复习用什么书?”她拿了一本北大出版的指导书给我看 然后我们又聊了几句就各自复习了。 看累了之后我到走廊外面走了走,这时我看到她从厕所里出来, 我们又开始聊起来。 我才知道她是财贸系的,要考国际金融。 她问我是哪个系的,考什么专业,我答非所问地说我已经工作了。 她说: “那你怎么不上班,白天也可以来看书?”我说我的工作决定我有蛮多的空余时间。 她说: “你是干什么的?老师?这个学校的老师?”我点点头, 她很惊讶的样子: “真的是?这么年轻看起来像个学生。” 接着就很甜的笑了起来,那笑声让我觉得很舒服。 到吃饭时间的时候,她对我说要先走了,然后朝我微微一笑, 我发现这个学生真的很迷人。 之后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到过。 有一天,我到一教去看书,期间有个学生跟我打招唿, 我才知道这个教室有我的学生在上自习。 老师和学生在同一个教室上自习,多少有点别扭, 于是我换了个教室正是在这个教室,我又碰到了她。 她主动跟我打了招唿,还说好久都没看见我了。 我说: “是啊,我一般都在二阶看书的。” 那晚,上完自习之后我们是一起走的。 聊了一些关于考研复习的话题,后来她说有点饿, 我就和她到学校里面的综合商店去吃面包还各自喝了杯牛奶。 花钱不多,却很开心,我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。 自此之后,我们有了默契,都到二阶去上自习, 除了我有课或者她有课之外我们都在一块上自习。 晚上十点半后我们就离开教室,在校园里走走, 聊聊天然后各自回宿舍。 我们都没问起过对方的姓名,但我们都觉得那段时间很开心。 那时我已经有了女朋友, 有时我会想: 我? 象学生吗?我可以和学生谈恋爱吗?女朋友知道了怎么办?但每看到那个学生, 所有的问题我都不想考虑我不想拒绝我和她之间的恋爱成分, 也不想硬要把我们的关系往恋爱上扯总之顺其自然。 某一天晚上,我们在校园里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我的宿舍附近, 我说: “到上面坐坐吧。” 她说好啊。 于是我领她到了我的房间。 里面比外面暖和多了,房间里面很简洁, 一张电脑桌一张备课的书桌,一个衣柜,一张床, 椅子都没几个。 我们就坐在床上聊天,总有着说不完的话题。 聊着聊着,突然大家都不说话。 我扭头看她的时候她也正扭头来看我,四目相对, 我预感到有什么会发生我的心不安分起来。 漫长的两三秒对视之后,我双手颤巍巍地扶着她的肩, 刚接触的那刻我感觉到她全身震了一下。 我把嘴慢慢地凑了上去,轻轻地吻着她,她也开始吻我, 我激动地紧抱着她她也轻轻地抱着我,全身无力。 我把她平放在床上,吻她的嘴、脸、耳垂、颈, 手开始摸她的乳房。 她的唿吸马上急促起来,我动手脱她的衣服, 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外衣、毛衣、秋裤脱完后, 她的身上就只有乳罩和内裤了好性感的身材, 好性感的乳罩!我忍不住了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脱得精光。 她说好冷,于是我就伏到她身上,用被子盖着我们两个。 我继续吻她,解开她的乳罩,用嘴吮那白白的乳房和红红的乳头, 用手摸着捏着。 她的身子在无规律的颤动,唿吸越来越急促。 我把她的小内裤脱下,并把她的腿张开, 浓密的阴毛下面是那粉红带紫的阴唇,已经有水从里边流出来了(没有性经验的女孩就是容易激动)。 看着那阴唇像向我招手,向我示威,我用手提着阴茎, 慢慢地浅浅的插进她的阴道里同时我看着她脸上的表情, 看着她眉头一皱痛苦的表情心里是多么兴奋。 我把阴茎退出来一点再插进去,再抽再插,每次都进去一点。 她的阴道很紧,阴茎被紧紧地包着挡着, 抽插不是很顺利。 我从不怀疑她是个处女,即使不是也不要紧, 我早就不是处男了。 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,手不停摸捏着她的乳房, 有时还压下去和她吻一下其中的舒服真是无法表达, 除了生理上的快感外心理上觉得把一个学生干了, 真是爽! 就这样阴茎在她阴道里干了十几分钟 我就再也无法控制了痛快淋漓地把精液射在她的阴道里。 平时我和女朋友也经常做爱,都在三四十分钟左右, 不算得太快但这个学生的阴道很紧,抽插了十几分钟就射了, 不过就这十几分钟也够这个黄花闺女受的了。 我趴在她身上,射精之后感觉好冷,被子早掉到地上去了。 她说: “盖上被子好吗。” 我伸手捡被子的时候,阴茎还插在她的阴道里, 我看见阴茎阴道结合的地方以及床单上一片精液, 阴毛上也有不少。 我压着她差点睡着了,后来,软下来的阴茎从阴道里滑了出来, 我拿了条用过的毛巾把她的阴部擦干净。 望着带有血迹的毛巾和床单,内心有莫大的满足。 我们躺在床上,她抱着我,小声地无法抑制地抽泣着。 但我还是惶惶不安: 我就这样就把一个学生干了??!!会不会有事哦?我们在床上磨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 我说: “回去吧太晚了不好。” 于是她就起身穿衣服,看一个美女穿衣服真是莫大的享受。 外面是凛冽的寒风,我决定要送她回宿舍, 幸好一路上没碰到学生。 宿舍的大门早就关了,意料之中地被守门的大妈训了几句, 我说: “这个同学生病了我送她去医院, 所以才回来这么晚的。” 大妈看到她的脸色不太好,真以为她病了, 就没再说什么让她进去了。 第二天,我没看到她来上自习,心很是忐忑不安。 第三天我终于看到她了,看起来还算平静, 她说: “会不会怀孕哦?”我说: “我以前听说过有一种紧急避孕药可以在做完之后再吃的。” 一直到考完研,我们都没有再做过,我们依然一块上自习, 有时也到校园走走但总觉得有一点点隔阂。 后来,我考上了研究生生),她没有考上。 她也没有特别伤心,觉得考得上与考不上都是很正常的。 她毕业那个学期,空余时间很多,找过我好几次, 有时我总怕会出什么事那我还怎么在学校呆呀, 而且我和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 但是,我实在无法抵抗一个女学生对我的诱惑。 我还是一次次地背着女朋友把她带回我的房间, 一次次地蹂躏她那诱人的胴体。 她的阴道是那么紧,那么令我消魂,我根本无法摆脱它的诱惑。 在她离校的前一天晚上,我和她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山上过夜。 寂静的夜晚,我们听着虫儿叫。 我和她就在这个纯天然的环境中疯狂地做爱, 一次又一次地做当时她月经刚结束,我们什么避孕措施也不用, 就这样肉与肉结合。 做了三次之后,我的阴茎就不怎么勃起了, 她就用手帮我套弄等阴茎硬起来后我们又开始做爱, 现在已经记不起那晚做了多少次了。 我们在这人迹罕? 呻吟,哭,笑。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出来了,一丝不挂的身上有薄薄的露水, 她正卷曲在我的怀里。 她到了一个汽车公司去上班,我到了北京念研究生。 国庆时,她叫我去看她,在她的小房间里,我们共同呆了五天, 每天除了做爱还是做爱。 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激情。 临走那天晚上,我们一边用电脑看A片一边做爱, 一遍遍地模仿A片的姿势。 最后她告诉我她叫杨静,是石家庄的。